YUKI.汤圆小丸子

我一直都不在
背景@白鷺十三

【优散】抑郁3
抑郁症医生优瓦夏×心理咨询师逍遥散人
bug和ooc都有
以上
go↓


4:47am
优瓦夏醒了
他的床靠着窗户 窗户是凸出式的 上面留有可以坐下两个人的大小 撩开窗户 清晰的雨点拍打在玻璃上
下雨了
优瓦夏习惯的皱着眉头 坐了会 伸手去翻了翻抽屉 在一堆零乱的药物里找到氯硝西泮的瓶子 随意的倒了点 干吞了
他没有在卧室准备水的习惯 也不想去厨房倒水
6:04am
他睡着了
6:30am
手机的起床闹钟响了
那一天 优瓦夏没带手机来上班
第二天出现了一部新手机

“优瓦夏 你赶紧过来 盘子放那一会我洗”
“不急 我洗完再说”
散人如约来到优瓦夏家准备和他竞技一次i wanna 当然 事先也蹭上了一顿晚饭

“散老师 放弃吧”优瓦夏在赢下第四局后嘲讽的笑了笑 对旁边的傻蛋说着
“不行不行 再来再来 我就不信今天晚上赢不了一局!”逍遥散人并不服输 气鼓鼓的抓起手柄打算再次决一死战
优瓦夏回头稍微看了看墙上的钟
指针刚好指向九点半
“散老师 很晚了 你这是打算在我这住吗?”他挑了挑眉
“对啊 反正明天我俩都调休 今天晚上干一晚上游戏也不是问题!”
“我家没沙发给你睡”优瓦夏说到
的确 优瓦夏家 没有沙发 平日玩游戏看电视全都坐在地上 客厅有一个很软的黑色毯子可以坐 所以优瓦夏从来没考虑要去买沙发
“怕什么 和你一块睡呗 咱大学时候又不是没一块睡过”逍遥散人一脸无所谓
大学那会因为散人睡的是上铺但偏偏人又好动 导致上铺成功塌陷 在还没维修床的那半个月 他都和下铺的优瓦夏一块睡 所以对此并没有多害臊
见傻蛋已经做好了不回家的准备 优瓦夏只好抓起手柄开始了第五局的战争

“不玩了不玩了!”逍遥散人气的扔掉了手柄“七局 我一局都没赢!优瓦夏你欺负人!都不让我一下!”
“不是散老师你方才气血阳刚的说要赢一局吗 我这不是给你展现机会嘛”优瓦夏一脸无赖的说到 “十一点了 赶紧洗洗睡吧傻蛋 你先洗 衣服穿我的”他站起来扔给散人衣物和浴巾
散人看了看衣物 心里有些不知名的悸动
优瓦夏望了眼无动于衷的傻蛋 又补充到“底裤是新拆的 放心穿”
“谁在想这个啊 大混蛋!”散人喊着便冲进了浴室 他脸红了 散人将衣物捂住了自己的脸 不知道是刚刚和优瓦夏谈论的话题还是手上的衣物
上面还留着他的味道

“我洗好了 你进去吧”散人在浴室整理完情绪走出来对优瓦夏说到
“好”

散人坐在了优瓦夏的床边 床不大 但应该能够容下他们 他不是第一次来优瓦夏的卧室 但这是第一次这么仔细的观察着
视野就转到了抽屉
拉开看看应该没问题吧 散人想着 平时不会有人在床头柜放什么重要东西吧 所以应该没多大关系
拉开了
散人有些呆住了
零零散散大瓶小瓶的药映入眼帘
粗略数了数 大概将近快二十瓶的药 药的名字都和自己与优瓦夏的职业打着交道
“我洗好了”优瓦夏走了进来 见散人打开了柜子 并没有感到什么反应
甚至平淡
他直径走到了散人的边上
对方似乎很激动 抓住了优瓦夏的双臂
“你已经这么严重了吗混蛋!”
“嗯。。。还好吧”
“还好?这叫还好? 已经这么严重了 你为什么还憋着不说”
“我说过 我觉得没必要”优瓦夏说的每一句话 仿佛都事不关己
“很有必要!”散人的情绪失去了控制“你知不知道你这个状态会怎么样 接下来的日子万一你有个差错我该怎么办 你想过我吗 你走了我呢!”他咆哮着 眼泪不受控制的流出来
“我不会”优瓦夏试图控制散人的情绪 他将散人轻轻带入怀里
“你知道不知道 我害怕!”散人紧紧的扣住对方的背 生怕对方会消失“我害怕有那一天!优瓦夏!你现在这个样子给不了我承诺!”
他哭的很大声 撕心裂肺
优瓦夏依旧沉默着
半晌 他开口
“我可以 因为我还有你”

那晚又下雨了
优瓦夏意外的睡得很好

﹉﹉﹉﹉分界﹉﹉﹉﹉﹉
你们好
我知道你们一定觉得这章进展飞速
我也知道
写着写着就写这样了
不瞒你说是我的手先动手的
所以
我就是不改
好的
扯完了
拜拜

评论(17)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