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KI.汤圆小丸子

我一直都不在
背景@白鷺十三

【优散】抑郁5
抑郁症医生优瓦夏×心理咨询师逍遥散人
bug有 ooc有
以上
go↓


刀子在手腕上割开了一条较浅的痕迹 望着那条猩红的伤口 优瓦夏莫名有种冲动 不自觉的多往手上划了几道
没有感到痛觉
只有麻木
他感觉到深深的挫败 和不知名的因素

下手吧
虽然很不甘
握着的到稍微握紧了一些 正打算加深那道刺眼的痕迹
特殊的铃声想起了
是腾讯的特别关心铃声
想了想 优瓦夏还是抓起了手机

棉花残(24:21:47)
晚安啊大混蛋~

去处理下伤口吧
优瓦夏放下了刀

第二天早晨
一夜无眠的优瓦夏克制住了想砸掉新买的手机的冲动 起床上班了
随意的进行了洗漱 从衣柜里瞎挑了一件纯黑的衬衫和同色的裤子
带上同样黑色的口罩出门了
而唯一刺眼的 大概就是手腕上厚重的白纱布了吧
早高峰的地铁一如既往的挤 优瓦夏第四次被人撞到伤口后 不爽的啧了一声
只当他是自找的好了

到了办公室 就接收到了八十三的早安轰炸
“闭嘴 很烦”一晚上没睡的优瓦夏现在感觉自己脑子要炸开了
“哦 对不起啊师匠 你吃早餐了吗”八十三道完歉又开始问到
“再见”优瓦夏指了指办公室的门

上午还算空闲 只有一位预约的病人和一个临时挂号的病人 空余的时间让他在桌子上好好的趴了一会 虽然没睡的很深 但至少让大脑没有了那种炸裂的感觉
八十三上午九点多的时候就被派到分院听课了 一时半会回不来 优瓦夏没有去找散人 而是独自去了食堂
大概是不知道怎么面对他吧

饭后大概快十二点半了 十二点到两点是医生的午休时间 走道有些空旷 优瓦夏很享受这个没人的地方 准备走回办公室
一会换个纱布吧
他想着 并捂住了手腕的伤口
“优瓦夏!”前面有一个巨大的物体挡住了自己的去路
声音熟悉的不需要抬起头
“嗯”优瓦夏淡淡的应了一声
明明最不想遇到的 最想躲开的人 为什么要自己找上来 想着 优瓦夏的心脏有些难受
“你手怎么了?”散人很快就把注意力放在了优瓦夏捂住的纱布上
“没事”优瓦夏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心虚的将手往背后放了放
然而被对方粗暴的拉到了眼前
白色 真刺眼呢
散人用与刚刚的粗暴相反的温柔掀开了手腕上的纱布
粗狂的道道伤口交错在手腕上 可散人仿佛觉得 这是割在他的心里
“你。。。你割腕了?”他有些语无伦次 情绪有些失控了
“没事 割着玩”优瓦夏现在 只想逃避那对炽热的眼神
“优瓦夏!你认真点好不好?我在认真和你说 你为什么这么做 你不是前天才给过我承诺吗?你不是不久前才告诉我你不会吗大混蛋”滚烫的眼泪滴了下来
滴在了彼此的手上
也灼伤了彼此的心
“那个承诺 一文不值吧”优瓦夏知道 自己在逃避 但他也知道 他们回不去
所以他只能 把自己爱的人 推的远远的
“一文不值?”响亮的巴掌打在了优瓦夏的脸上“优瓦夏!你醒一醒好不好!这样的你我害怕!”
为什么 眼泪止不住了呢
“你所做的一切都后果呢?你想过吗?”这些话几乎是被散人吼出来的“这样的你我该怎么办?”
“后果?”优瓦夏看似平静的脸上露出了嘲讽“后果什么的 也和你没有什么关系吧 逍,遥,老,师。”他刻意加深了那个陌生的称呼“反正到头来 我死了你也没什么损失吧 没准我开心在遗嘱上给你分割个手柄什么的当遗产你还不是受益者吗”
心 越来越痛了
优瓦夏知道 自己只能接着错下去 只能将对方和自己撇清关系
“再说了 承诺什么的 何必当真”忍不下去了“我们 也不熟吧”
说完 优瓦夏绕开了散人 走向了办公室
再晚一秒
就忍不住了

散人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无力的趴在桌上大哭了一顿
心里 好像有什么东西
被掏空了
他真的 好无力
好难受

一道道伤痕
关联着二人
彼此相爱
却只能彼此伤害
就像那道掀开的伤疤
就算淡了 扒开来
还是疼的

﹉﹉﹉﹉分界﹉﹉﹉﹉﹉
你们好
今天晚上 我又抽到了一张垃圾三星卡
非常不爽 给你们吃刀
希望你们嚼的开心
牙好胃口好
拜拜

评论(15)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