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KI.汤圆小丸子

我一直都不在
背景@白鷺十三

【优散】抑郁6
抑郁症医生优瓦夏×心理咨询师逍遥散人
ooc和bug并存
以上
go↓


“诶你听说了吗 最近抑郁科的医生优瓦夏和骨科的八鸾医生走的很近耶”
“什么什么 真的吗?你说他们不会在一起了吧”
“如果是这样那这对也太好了吧 虽然优医生脾气差了点 但论颜值是真心高啊 八鸾医生也是 在我们院起码是院花级别的吧”
“天哪!亏我还挺喜欢优医生的。。。”

护士总是八卦的运输者 至少在自己办公室把刚才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的散人是这么觉得的 他依稀认出了其中一个人的声音 是护士长沫珹的声音 记得她是因为这个妹子入院才半年 虽然很八卦但是工作效率非常的高 上个月刚晋升护士长 不过 记得她的原因不止是因为她的工作效率
她说过自己喜欢优瓦夏 虽然过去两个月了 但是散人记得很清楚 在公司节会那次 妹子喝醉了自己喊出来的 虽然当时优瓦夏没在意 大家也觉得是喝醉了当玩笑来看 但是散人依然还是记下了这个女生

优瓦夏他 躲着我 有两个礼拜了吧
散人想着
每次相遇时有意无意的躲闪和装作像是陌生人一般的表情
散人的心总会像撕裂一样的疼
他多想问问他 他和那个医生是什么关系
他多想问问他 他手腕上的伤怎么样了
药有没有按时吃
吃药时有没有兑水
。。。
一想到优瓦夏 散人难过的发疯 他觉得很累 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不知道怎么面对他 也不知道用什么身份去质问他

可是 为什么要这么在意他呢

散人闭上眼睛
大概是从每次闭眼都会想到他开始吧
大概是每一个动作都感觉关于他开始吧
散人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
想他 想他 想他
无时无刻在想他

为什么呢

我喜欢他
我喜欢优瓦夏

散人睁开了紧闭的双眼
我喜欢他
他对自己说到

我喜欢他 喜欢他的笑 所以当我看不到的那天 我变的惊慌失措
我喜欢他 喜欢他的眉 就算皱起来也是那么的好看
我喜欢他 喜欢他的唇 。。。。
我喜欢他的一切
所以我才会在离开他的时候 变的这么糟糕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是从大学的时候吧 和他一起打球 第一次与他同喝了一瓶水 那种奇妙的感觉便开始蔓延开来 后来同睡了一张床 在狭窄的空间里 感觉可以听到对方的心跳 在他睡着时 借着没那么明亮的月光 撑着下巴细细的看他 看着他的眉 他的眼 他的鼻 最后视线挪向嘴唇
.......

自己的思想还真是真是糟糕呢
散人想着 用指尖触碰了自己有些发干的嘴唇

后来啊 优瓦夏和他毕业了 优瓦夏选择了工作 而他被家人要求考资格证 没有优瓦夏在的两年 散人发了疯似的学习 似乎在弥补什么
他的脑子里 当时只想赶快追上优瓦夏 然后和优瓦夏一块工作
当然 他心想事成了
和他在一起总会感到开心 想着他宠溺的笑容 散人有些想哭
努力止住眼泪
自言自语到
“混蛋 既然想和我撇清关系 又为什么要这么温柔”

自己沦陷了
散人明白

“八鸾吗 好像是八十三的姐姐吧”
散人努力的回想着
“所以 他们是真的在一起了吗”
想到这里 散人便有些害怕 优瓦夏如果属于别人了 那我该怎么办 放手去祝福他们吗 这么违心 我才不要
算了 还是祝福他们吧
自己又有什么资格去插足别人的爱情呢
散人不觉得自己是见不到别人好的那种人
但在爱情面前 他承认自己嫉妒了 嫉妒的发疯
为什么她就可以和优瓦夏有说有笑的 为什么她可以和优瓦夏肩并肩 为什么他可以和优瓦夏走到最后
他感觉自己在嫉妒面前 变得不像自己了
他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听说了吗 抑郁症的优瓦夏医生辞职了! 好像是生病不能继续工作了!”

“?!”散人有些震惊 他此时此刻十分想去外面质问那两个护士 但腿却麻木的动不了了

散人知道 这至少应对了一句话
护士总是八卦的搬运者
。。。。

﹉﹉﹉﹉﹉分界﹉﹉﹉﹉﹉
你们好
又是这个时间
负能量的我
又来了
今天晚上网非常差
我可以说是非常气了
感谢客串的两位群里的小天使
八鸾和沫珹❤
然后也感谢你们能吃下这么久的刀不弃文
不出意外下期会是糖 大约运气好会有kiss
等等
今天是不是讲的有点多
好吧 我知道我最近低产 充点字数好了
就这样
拜拜

评论(10)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