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KI.汤圆小丸子

我一直都不在
背景@白鷺十三

☆优散锦鲤☆

小熊软糖ε٩(๑13:

锦鲤锦鲤优散锦鲤!紧跟锦鲤潮流不做过气cp!


活动时间:11.11晚八点到11.22晚八点


参与方式:在本条博下评论,由83报数


其他:大家可以尽情转发宣传☆


太太和礼物清单:


@苏我乙树 :给锦鲤写一周的优散睡前故事小段子


@TrrrrOAO_如懿暮瑶九凌祁北太太请更新 :点文


@姬如才 :优哥的红色蝴蝶结发箍两个


@枫子 :点画,手绘或是板绘,手绘的话寄过去,板绘可以点梗或头像。点文。


@秋陌君罹 :点文


@小熊软糖ε٩(๑13 :手稿一份(邮寄)或暗恋小短文一篇(可点梗)


@小熊饼干|ૂ17 :点文一篇(点文不点车)


@沐瑶泠鸢 :优或散的橡皮章加一篇3k字的点梗(不包括暗恋)


@多喝水。 :如果是写过优散文的我手抄文章,没写过的点一个太太的文抄(邮寄)


@如懿_tr太太更新我就更新 :一个不少于5k的点文(不能是暗恋)


@Dr.Sue :提供一個長篇梗給锦鲤寫


@夕岚x :任选一瓶我有的墨水写锦鲤名字


@今天的球又圆了 :给锦鲤买外卖(不超过50元)


@🌟一闪一闪小星星⭐️light :①头像一只【半身或Q版】②指定纸雕③来武汉的话,包锦鲤一天的旅游费用带你玩耍✔包吃包玩


@YUKI.汤圆小丸子 :头像一个


@假酒害人 :一个头像和之前做的那个挂件


@祠访 :一篇3-8k字任意点文


以上☆

性感优瓦夏在线脱衣

衍策。:

最近咱圈子出现好多新鲜血液啊哈哈哈好开心!!
然后!!请太太们来交流交流一起快乐产粮!!!
爱你们(´ε` )♡

【优散】圣诞节
我有一个喜欢的男生 他不经常讲话 保留着标志的黑眼圈 喜欢怼人 笑起来很苏 他叫优瓦夏 是比我高一届的学长

今天是圣诞节 我打算在这个日子和他告白
优学长是学生会的主席 为了他 我也进了学生会 最近有学校举办的圣诞晚会 就在今晚举行 优带着学生会忙里忙外操劳了很多天 工作的男人总是很帅 而认真工作的男人大概是最帅的 在学长第八次检查音响设备时 会场进来了个人 那个人我是认识的 和我同一年级 叫逍遥散人 是学校乐团的主唱兼吉他手 貌似在女生中 也有着不小的人气
他走近了学长 好像和他说了什么 笑的很开心 接着 学长摸了摸逍遥的头 逍遥好似抱怨了几句 又将手中的奶茶递给了学长
我站的有些远 听不清他们说了什么 但 他们很开心
晚会开始了
我安排到的工作是后台负责接麦
挺闲的
不过令我想不到的是 优学长也在后台 他在演出开始便在边上拉了条椅子坐在边上睡觉
这是个很好的机会 很好的观察他的机会
我迈着步子走过去 学长看起来睡的不深 可能只是在闭目养神 我谨慎的看了看四周 接着把目光转移到了学长身上
他睫毛很长 皮肤很白 有些没有血色 嘴巴微微抿起 头发有些长了 几根发丝贴在脸上 此刻 我却有些想要成为那些发丝 可以触碰到他
我摇了摇头 给自己打了把气 赶紧退到了场边接了一个表演者的麦
事实上 真是凑巧 刚接下 主持人的声音便响起来了
“接下来 是由狗下树乐团为我们带来的歌曲《圣诞夜》”
狗下树我是知道的 是逍遥散人在的乐团 而我注意到的 还有立马睁开眼睛的学长
在逍遥开始唱歌时 学长的眼光我再熟悉不过了
那是我对他的眼神 是喜欢 是爱
逍遥散人望了我们这一眼 他们对视了
他们都笑了
我的心也疼了

演出结束了 大家都各自散场了
我却在卫生间哭了很久
当我走出校门时 已经很晚了 我路过了校门口的圣诞树 很漂亮 一闪一闪的 散着温馨的光
树下 有人在接吻
我一眼认出了学长 也一眼认出了逍遥散人
他们吻的难舍难分 亲密无间
我也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表情面对着一切
这一切可能就是命中注定
看着圣诞树下的二人甜蜜的拥吻

祝他们幸福

【优散】陪你走完的一生
树优×人散【啥玩意】
ooc和bug肯定会有
圈地自萌!!!
以上





逍遥家的大院有颗树苗 那颗树苗种下的日子同样伴随着散人的呱呱落地
时间过得很快
散人开始学走路了 他摇摇晃晃的走在院子里 看着下一秒就得摔下去 一栽跟头 栽在了地上 连打了几个滚 最后撞在了树上
索性小孩子力气不大 树苗也没多大事
“散散不疼啊 树都不哭呢”妈妈对散人说
当然 树听不懂 它只觉得 这家人的儿子可真是个傻蛋
散人开始上学了 每天下午都在树下端着小板凳喊着a~o~e~
散人念 树跟着念 但是树不能发声啊 但是不碍事 它跟着傻蛋一起学便是 而傻蛋也乐意的在树下读书背书 这个习惯一直到了高三 树学会了人类的语言 嗯 还带点天津腔
优瓦夏是散人给树取的名字
傻蛋说 优是优秀的优 你是一颗优秀的树
那还用说吗 优瓦夏想着 但是他不能说给傻蛋听
也记不清是在什么时候 散人有了对优瓦夏对话的习惯 与其说是对话 不如说是在自言自语 说完一件事便会停顿一会 看着优瓦夏 仿佛在期待优瓦夏回复他似的
傻蛋 和一颗树讲话 优瓦夏想着 但他也宁愿散人一直那么傻
他甘愿听
起初只是和优瓦夏讲些学校状况 例如今天考试的难度或是同学老师的事情云云
后来 散人去国外上了大学 四年 他们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 散人会说想它了
优瓦夏觉得傻蛋变得煽情了些 但它不讨厌 它承认 自己也想他了 不过也说不了 就算自己会说话大概也不会说
再后来 散人工作了 见面的次数更少了 有一次散人来见了优瓦夏 那是散人单身的最后一个夜
“优瓦夏 我要结婚了”
算了 也好 优瓦夏觉得自己不在乎 大概吧
它见过一次新娘 挺好看 性格是温顺乖巧型的 可优瓦夏依旧觉得 站在那个位置的 不该是她
优瓦夏几乎没见过散人了
它听逍遥家的太太说 散人移居到了国外
可是散人没告诉过优瓦夏
傻蛋不傻了 优瓦夏的心空了
明明植物是不会有心的
散人回来的次数更少了
渐渐
优瓦夏见过的散人的儿子
他的儿子上了高中
他的儿子工作了
他的儿子结婚了
他有了一个孙女
孙女上了初中
优瓦夏没见过那个孙女
提起孙女的是散人 在告诉它孙女上初中的同时又说 她走了
优瓦夏知道散人说的是谁 是那个在她旁边笑的很甜的女人 是妻子 是伴侣
妻子的葬礼 散人没有哭
他拿了一把摇椅坐在优瓦夏的边上 说了很久的她 关于她 都是她
末了
他说
“优瓦夏 我也不久了”
优瓦夏无法回应他 但是它想
它可以陪他度过一生 最后在他身边的是它
虽然等他走了 自己还在 依然孤独
但是至少 他们还剩下现在
路不远了 它能带他走完
这是它最大的幸福






——————————————
一些题外话
瓶颈大概要过了
后天应该会更抑郁
看的开心
提前祝你们圣诞快乐
狗年大吉【误】

【优散】占有欲
折原澪澪的梗!!!
日常小学生文笔
查资料查到昏迷系列
兽化注意!!!
公虎优×公虎散
日常短小
日常辣鸡
ooc大把
bug随处可见









虎的占有欲很强
通常 公虎若有看上眼的母虎
一般都直接被公虎以霸王硬上弓的方式进行交配 同时 母虎的反抗便会引起公虎的占有欲 从而加倍的控制对方 让对方不得离开自己 往往伤了母虎的心
优是一只公虎 他的占有欲 在虎群大抵是最严重的 而好巧不巧 他看上了一只长相乖巧性格软糯的公虎
不错 是只公虎
实际这也不怪优第一次会看错成母虎 那只公虎身形相当娇小 也不知是营养不良还是发育不当 它天生就比其他老虎矮上一个头
被优看中的小公虎叫散 是虎群欺凌的主要对象 理所当然 个子不如它虎 长相也不够凶狠 自然是被嘲弄的那个
而优只是在某次偶然遇到了散被几只虎欺凌 当时的散缩在大岩石旁 两眼闪着泪花
可能是公虎的保护欲或是一见钟情在作祟 优将散救了下来
然后
然后上了它
实际上 优在刚开始发现它是公虎实有些惊讶 但看着散泛着眼泪的双眼 本能的将对方给按部就班了
全程的散 都处于一脸懵逼的状态
傻蛋
是优对散的第一个评价
反正身体已经得到了 心什么的 就慢慢来吧
傻蛋的心大概也不难得到吧
另外
被日的时候真可爱
占有欲?
见鬼去吧
上个碰散的虎坟头草都两米高了

【优散】抑郁12
抑郁科医生优瓦夏×心理咨询师逍遥散人
ooc与bug并肩作战【?】
以上
go emmm↓


“早安”散人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睛 对枕边看着自己的问了声好
“早”对方搂住了自己
然后再来一个很腻很腻的吻
手开始变得有些不自觉
散人打掉了他的手 皱了皱眉“要上班的”
“知道了”优瓦夏贴着他的额头笑了笑“起床吗”
“再睡五分钟”怀里的那个人又将头钻到了被子里
“不是说要上班吗”优瓦夏把被子掀开
“呀!!!!”一股风钻进了被窝 虽然是夏天 但空调却开的很足
“优瓦夏你混蛋啊!”
“是了 起床吧 我去给你做早餐”优瓦夏躲开了散人的枕头攻击 先一步下了床
真是一点也不温柔呢 散人气鼓鼓的想着
在床上滚了一会 才慢吞吞的套上衣服走向洗手间  洗漱台上已经放了乘好水的牙杯和挤好牙膏的牙刷
轻轻的笑一声
他应该收回刚刚的那个想法

刷完牙 再将自己的杯子放回了杯架 想了想 把两个人的杯子挨在了一起
刻意的小心思 心中黏腻的蜜糖也被打翻 好像是刚刚开始热恋一般
彼此之间 好像没有了间隔
好像...
好像 更爱优瓦夏了
散人匆匆将水拍在自己的脸上 脸颊绯红没有消散的意思
真是的 自己这么变得这么不矜持了

鸡蛋被煎的很到位 牛奶的热度也刚刚好
“吃饭吧”
散人坐下来 喝了一口牛奶 嘴角扬起一丝明显的弧度
“怎么了”优瓦夏笑着问他
“没什么 只是觉得自己 现在很幸福”
我也希望 这样的幸福会是一辈子的
虽然未来的路还很坎坷 但是只要有彼此在 就一定不会有问题的吧
一定吧
大概吧

来到医院 那几个护士依旧将自己和优瓦夏的事炒的沸沸扬扬
散人试图不去管这些
他选择了视而不见 他选择了听而不闻
但真的不听 也是不可能的
他甚至不能做出反驳 也不能给他们解释 那样大抵只会变得更糟 但是他也不能全盘否认 否认与优瓦夏的关系 那只是在与自己内心做对抗
是好听的是难听的自己也都听的心知肚明
散人不傻 但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不能让这些话给优瓦夏知道 即使他说好要和优瓦夏敞开心扉 即使他们说好要共同面对
自己不是在隐瞒 散人安慰着自己 自己只是在保护他们之间的爱情
只要装作不知道 就不会有事吧
这些东西 都自己承担就好了

“散人 今天我去你家蹭个饭呗”沈病娇在散人胡思乱想的时候打断了他的思路“顺便看望下优瓦夏

我回来啦”散人打开了家里的门
“嗯”优瓦夏在打游戏 随意的应了一句
“娇娇来了哦”散人强调到 声音大了些
“哦?”优瓦夏抽空扭过头 看到站在门口的沈病娇 挑挑眉“今天吃火锅吧 散人你去买点菜”
“行”
散人知道 优瓦夏在刻意支开自己

“他知道你支开他 你什么时候骗人骗的这么拙劣了”沈病娇不客气的在了优瓦夏身边

爱情会让人变得聪明 也能让人变得很笨

“说吧”
优瓦夏说的
“行 你知道散人和你隐瞒了什么吗”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如果散人是那个当局者 沈病娇自然是那个明白散人在自欺欺人的旁观者








-------------分界线------------
你们好 抑郁又更了耶 快让你们奶奶来看【?】
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导致一直不更
手机格式化稿子全没了 所以状态差了很多orz
看到现在真是谢谢你们啊orz
然后这次半管糖半管玻璃 祝你们牙好胃口好
拜拜